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作文无忧(Zw51.cn),好作文上作文无忧!
热搜: 作文  800字  写人作文
当前位置: 首页 > 高中作文 > 高一作文 > 小说 >

这也是一种病

2018-04-12 08:04 [小说] 无忧作文 网络整理 浏览:

  “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愿君多采撷,此物最相思。”

  [锲子]

  我觉察到眼睛的酸涩,握着照片的手似有千斤重,抬不起,也放不下……我因机缘巧合来到这个村子,或许是厌倦了城市的勾心斗角。或是被醉纸金迷蒙住了眼,我只想逃离那一片灯红酒绿,去片干净的地方。事实证明,我来对了。

  据说,照片里的女人是来自城里,不顾家人的反对,毅然为了男人选择了面朝土地背朝天的生活。

  然而事实偏没遂看热闹的人的愿,男人待女人极好,虽不是十指未沾春阳水,却从未提过重的,扛过沉的。

  自此,村子里有了这样一幅风景,一个背脊挺的老直,神情严肃的男人像老母鸡护着小崽子似的护着身旁的女人,而女人明媚的笑容化了身旁男人的刻板。在浮沉乱世中,只觉岁月静好。

  然而美好似乎总是转瞬即逝正如烟花绽放于夜空中单刹那的绝美。继而,无踪,只留下噬人的夜空……

  在乱世中尚前安定的村子终是在那个早晨被日寇蹂躏的支离破碎……

  他说他回来得急,有东西落在了省城,让女人帮他拿回家,她想也没想便答应了,晌午一过便动身去了省城。

  待女人三天后从省城赶回来的时候,一切都变了……

  在一片狼藉的屋子里,早已没有生气,明明是熟悉的景象。却有着陌生的冰冷。女人望着昔日的屋子双眸空洞,没有焦距。去外面是阴沉的天,屋内是令人窒息的黑暗,似有什么在一点点坍塌。倏然,女人眼中凝出光亮,她连滚带爬的向支离破碎的桌子走去,艰难而又小心翼翼地取出压在桌子下的两朵红玫瑰。她望着玫瑰出了神,手指被刺扎破也不自知,在血液浇灌下的玫瑰,越发妖冶。外面的天,更阴沉了……

  人们说女人病了,却找不来那味药。约半月后女人回来了,她脸上又恢复了之前的笑意。似是什么都未曾变过,唯一变的便是这次随女人回来的,还有另外一个男人。

  一切都指指点点似是被她的盔甲抵御在外,众人不知道她在计划些什么?这次又为什么回来?几日后,女人又随那男人离去,村里的老人摇头叹气,却只觉的,男人帽子上的红星亮的耀眼……

  惊天动地的哭喊声,从中华大地各个角落迸发出来,至击人的灵魂深处,而这个村子也未能幸免于难。

  血色,是鲜红的血色,染红了半边天。终于,所剩无几的日军落荒而逃,而孩子们干净的眼瞳中清楚的记录日军丑恶的罪行。

  是的,当大家看见她穿着军装时,大家都懂了。原来她入了党,为丈夫报仇,也为国家战斗。上次便是她与队长回来调查,那支袭击村子的日军的编号。

  翌日清晨,村民自发用仅存的粮食做好早餐给八路军送去。

  “同志们,一路跋涉辛苦了”队长迎上前去,激动的敬了个军礼。

  她小心翼翼地走上前,男子偏头间余光注意到了她,怔住。

  他看懂了她的嘴型,倏地一笑,一把用她入怀。

  周围的士兵摸不着头脑,却也略猜到一二。

  [尾声]

  早些年,人们说他得了病,中了她的毒;他走后,人们说她病了,却没有药。其实他们都病了,这也是一种病——喜你为疾,石药无医。

  两朵红玫瑰的花语——全世界只有我和你。

作文网专稿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题记

  当我接过那张泛黄的黑白照片,拿在手里,我才发觉自己不自觉的颤抖。边角泛黄的老照片,四周早已被磨去了棱角,但不能看出被它的主人保护的极好,不曾有一丝褶皱,一如相片中的女子,明媚的笑着,轻轻依偎在旁边的男子肩上。不同于女子的明媚,那男子神情严肃,正立古板而微微上扬的嘴角在他脸上显得有些突兀,却不难看出他的喜悦。

  “这啊,是一个很长的故事……”老婆婆一边递给我照片,一边说道,她的声音似是从上世纪来,随着风吹进我的耳朵,直击心房,余音绕梁。

  起初,别说女人的父母,连村里人都不明白,好好的城里丫头怎么就看上了这乡下的穷小子。这倒无关看不起乡下人,只是在那个年代,总归让人不能理解,那时早有人搬好了板凳儿看戏——看那城里的丫头能撑上几天。

  似是所有人都不能理解向来严肃刻板的男人在那女人面前竟似脱胎换骨,且不说他开始露出了久违的笑意,光是啊走路时轻快了不少的步伐就足以令人啧啧称奇。

  这铁汉绕指柔的故事变成了村子里津津乐道的佳话,人们都笑称着男人病了,中了女人的毒。

  那时外头的局势早已开始动荡,落后的村子消息本就不能灵通,人们口耳相传,真真假假的消息也无从证实,只听说东北三省被攻陷了,鬼子们“大扫荡”了……闹得人心惶惶。

  那是一个极好的天气,天空蓝的明镜儿似的,万里无云。就是这一天,向来不善言辞的男人从城里办事回来后竟带了两支红玫瑰送给女人,鲜艳的红玫瑰映着她明媚的笑容,鲜花赠美人,美哉。

  “后来?后来怎么样了?”我急急追问,那老人家示意我坐下,又缓缓开口。

  她的家没了,家里能摔的都被摔了,能砸的都被砸了。女人慌了神,却不见男人的踪影,她疯了一般夺门而出,原本热闹的村子早已不复存在,入眼的只有悲凉的荒芜和望不尽的绝望。

  在战争中的人们惶惶而不能顾己,只记得每每经过她家时都会看见她状若痴傻的盯着那两支红玫瑰。她待那花精贵得很细,心照料着,却终抵不过生命的衰竭,后来花枯了,女人也不见了。

  不久,村里边流言四起,各种不堪的语言,没有任何修饰的向女人砸去。那个男人几次想要解释什么,却被女人摇头制止。谣言步步被夸大。连村里的小孩遇见她,都会向她吐唾沫,甚至拿石头去狠狠地砸女人。

  1937年813事变爆发,上海失守,日军进攻南京……

  一小队日军盘踞在村子里不肯离去,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当天夜里枪声打响,硝烟四起。不知是谁在一片混乱中喊了声:“八路军来了,来救我们了!”也不知是谁首先拿出农具用最原始的方法,去反抗日军的屠杀。

  四下终于静了,村民也因八路军的到来而安了心,有条不紊的处理着伤员,收拾残局。不知是谁先发现了女人,待她反应过来时,只见村民们都以复杂而愧疚的眼神望着她。一位村里的长者颤抖着握住她的手,历经战争尚未平复的声音响起:“俺们对不起你啊!”说着拍了拍了拍她的手,这简单的一句话,却令她倏地红了眼眶,她使劲摇头,努力不让自己落泪,看着面前一张张熟悉的脸,只觉温暖。

(编辑:admin)

网友评论
尚未注册畅言帐号,请到后台注册